戏说几段古文

发布时间:2017-03-09 11:10 编辑:注册送体验金官网

  读冯梦龙《古今谭概》,想来也是极有意思的,摘几篇小文,录于此。
  
  一、罚人食肉
  
  李载仁,唐之后也。避乱江陵高季兴,署观察推官。性迂缓,不食猪肉。一日将赴召,方上马,部曲相殴。载仁怒,命急于厨中取饼及猪肉,令相殴者对餐之。复戒曰;“如敢再犯,必于猪肉中加之以酥!”
  
  以己之所恶推知别人所恶,或以己之所好推知别人所好,或许都有可能得到一个错误的结论。不过,载仁君虽然迂腐,出发点不是很善良;但结果还是很善良的。他自己“不食猪肉”,就认为猪肉特别难吃,对人的惩罚没有比吃猪肉更狠的。部下打架,他不打不骂,认为这些惩罚不足以让部下铭记在心,只有让他们吃猪肉,才能让他们长点记性。他让两个打架者一起面对面吃饼和猪肉,接受惩罚。并且威胁说:“如果再发生此类事件,还让你们吃猪肉,并且猪肉里加酥(用牛羊奶制成的食物:酥酪、酥油)”他或许认为这是惩罚的极致,相当于凌迟处死。哎,或许他不知道,这大快朵颐、不亦快哉的事,或许是手下心里最想的。部下以后会故意犯错,得到这免费的牙祭,解解心里的馋虫。
  
  每个人的好恶是不一样的,处于高位者固执地把自己的好恶当作别人的好恶,不仅荒唐可笑,而且会导致行为错误。
  
  二、好好先生
  
  后汉司马徽不谈人短。与人语,美恶皆言好。有人问徽:“安否?”答曰:“好。”有人自陈子死,答曰:“大好。”妻责之曰:“人以君有德,故此相告,何闻人子死,反亦言好?”徽曰:“如卿之言,亦大好!”今人称“好好先生”,本此。
  
  不炫己长,不谈人短,这司马徽,要说人品还是很高的。但,好到没有标准、原则,好到不区别场合、氛围,似乎又显得有些不足。“与人语,美恶皆言好”,是非、善恶都说好,也不管对方说的是什么事情都说好,这和事佬和稀泥就有些过了。有人来向他倾诉自己的凄惨故事,说自己的孩子死了,回答依然是“大好”,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。或许如果不是地位高,可能会被松松皮肉。如此好好先生,可以休矣!
  
  三、山东好人
  
  青州鲁聪,以自丸药往外郡卖之,遇一宦,强其贱售。鲁不从,遂至诟詈。宦曰:“何处人?”鲁曰:“山东。”宦曰:“可知愚矣!山东何曾有好人!”鲁曰:“山东信无好人,只有一孔夫子!”宦有惭色。
  
  以偏概全的地域歧视,在今天还很盛行,好多人是躺着也中枪。自认为强势的一方对弱势的一方,有评价、评判的权力。鲁聪只是往“外郡卖之”,遇到宦者强买,从而发生争执。他气愤不过,最后骂起人来。宦者得知他是山东人时,便来了一句“可知愚矣!山东何曾有好人!”。在宦者看来,连“民不跟官斗”都不知道,是愚蠢的。你真是一个刁民,追根溯源,山东从古到今就没有好人,你鲁聪也不能例外。但鲁聪的回答,扇了宦者一耳光:“山东确实没有好人,但只有一个孔圣人。”这圣人的名号,可是读书人起的。这老先生的话,却是你们治国、理政的纲领。从“宦有惭色”看,宦者还没有坏透。
  
  四、制妒妇
  
  《艺文类聚》:京邑士人妇大妒,尝以长绳系夫脚,唤便牵绳。士密与巫妪谋,因妇眠,士以绳系羊,缘墙走避。妇觉,牵绳而羊至,大惊,召问巫。巫曰:“先人怪娘积恶,故郎君变羊。能悔,可祈请。”妇因抱羊痛哭悔誓。巫乃令七日斋,举家大小悉诣神前祷祝。士徐徐还,妇见泣曰:“多日作羊,不辛苦耶?”士曰:“犹忆啖草不美,时作腹痛。”妇愈悲哀。后略复妒,士即伏地作羊鸣。妇惊起,永谢不敢。
  
  京城有个士人,妻子疑心病很重,她醋劲上来的时候,曾经睡觉时用一根长绳绑在丈夫脚上,有事呼唤丈夫,就拉动长绳。士人实在无法忍受,就暗中与巫婆商量。回到家里,趁着妇人憨睡的时机,解下自己脚上的绳子拴住一只羊,自己偷偷爬墙离家。妇人睡醒后,拉动绳子,竟然拉来了一只羊,震惊不已,就找来巫婆占卜。巫婆说:“你家的列宗列祖责怪你平日不善待丈夫,因此把他变成了一只羊,如果你能悔过,就该诚心祈求上苍饶恕。”妇人听了,抱着羊儿痛哭,立誓悔过。巫婆于是把羊牵走,要妇人斋戒七天,斋戒期间全家大小都要在神前祝祷谢罪。士人回家后,妇人见了他,哭着说:“你变成羊有好多天了,辛不辛苦?”士人说:“还记得吃的草味道不好,时不时的肚疼。”妇人听后更是难过。在这以后,妇人只要稍稍露出妒意,士人就趴在地上学羊叫,妇人每次都立即惊慌地拉起士人,向天谢罪发誓不敢再犯。
  
  明末清初的西周生写的《醒世姻缘传》,这样写夫妻:“大怨大仇,势不能报,今世皆配为夫妻。”他又写道:“唯有那夫妻之中,就如脖项上瘿袋一样,去了愈要伤命,留着大是苦人;日间无处可逃,夜间更是难受。官府之法莫加,父母之威不济,兄弟不能相帮,乡里徒操月旦。即被他骂死,也无一个来解纷;即被他打死,也无一个劝开。你说要生,他偏要处置你死;你说要死,他偏要教你生;将一把累世不磨的钝刀在你颈上锯来锯去,教你零敲碎受。这等报复岂不胜如那阎王的刀山、剑树、彸岂捣、磨挨、十八重阿鼻地狱!”
  
  看来夫妻就是一对欢喜冤家,要善于斗而不破、和而不同。矛盾如果处理不好,会让人生不如死。由于男人掌握着话语权,所以古代文人秀才,对妒妇、悍妇,恨之入骨,用河东狮吼、母夜叉等来形容妒妇、悍妇。
  
  这个故事里,心胸狭窄、疑心病重的妇人,因妒而生悍,她老公吃尽了她醋意大发的苦头。这有创意的、侮辱性的惩罚手段、家庭暴力,或许这老公感到面子尽失,也有可能是他花痴之心不改,想变被动为主动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,想出了这一怪招。这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,强中自有强中手。这治妒的手法,别出心裁,甚有奇效。谁如果摊上这样的媳妇,不妨一试此法。这法比打架、争吵、冷战、离婚等高明、和谐、委婉了许多。旁门左道,治妒有奇效。真应了那句“杀猪杀屁股,各有各的杀法”。文化人处理问题还真有水平,题目前应加一“巧”字。
  
  这招既解决了妇人的妒病,也挽救了妇人的名声。由妒妇到悍妇,由悍妇到恶妇,是事情发展的必然。而这个士人,见招拆招,把这个危险的发展趋势遏制住了。
  
  虽然现代女人有“年轻时不做花瓶,中年时不做醋瓶,老年时不做药瓶”的说法,但嫉妒之心还是有的。望以此为戒。
  
  

更多相关内容:
    无相关信息